天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冯小刚拿金马影帝 投票结果其实“一边倒”(图

作者:天博 日期:2021-03-16 05:56

  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前晚落下帷幕,大部分获奖作品好像都没看过?没关系,羊城晚报记者这就为您做一次全面解读。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大获全胜是意料之中,但是影帝和影后都是爆冷,《百日告别》的林嘉欣之前并非大热门,而凭借《老炮儿》拿了影帝的冯小刚,更是压根没到现场领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听听今年金马奖评审团主席陈国富是怎么说的。

  “假投票”是金马奖去年开始实行的评审新规则。过去,金马奖的终审会在颁奖礼当天进行,通过多轮投票,最先得到超过半数选票的就是获奖者。但这个过程通常充满争执,赶在下午决出结果,着实时间紧张。

  从去年开始,金马奖终审开始实行“假投票”规则——在正式投票的前一天,评委们先坐在一起进行“预投”,这个投票结果将成为次日正式讨论的基础,但不会被计入正式投票中。评审团主席陈国富表示,这个新措施是为了让评委们在正式投票那天的讨论“更有针对性”。事实确实如此,他透露,今年大多数奖项的评选都没出现争吵情况,评选过程也比以往快了很多。

  小内幕:今年讨论时间最长的是最佳动画长片奖项,虽然只有《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麦兜我和我妈妈》两部候选作品,但评审中两片的支持者势均力敌。陈国富说,评审们其实是带着兴奋的心情来讨论的,因为高品质动画长片长期缺乏,金马奖已经连续多年宣布这个奖项空缺了。最终,《麦兜我和我妈妈》胜出。

  在五位影后候选人中,《刺客聂隐娘》的舒淇呼声最高。这不光是因为舒淇上一次拿金马影后还是10年前(《最好的时光》),也因为她是《刺客聂隐娘》的绝对主角,在几名候选人中戏份最多也最有突破。但是,她最终败给了《百日告别》的林嘉欣。

  陈国富透露,影后的评选过程比较“艰难”,因为它不像影帝评选那样个个都是有力竞争者,“每个角色的发挥余地都不大”。就林嘉欣和舒淇的表现来说,陈国富暗示,舒淇在片中的“零度表演”多少有些吃亏,导演要求她面无表情还要兼顾打斗,很不好发挥。而林嘉欣在《百日告别》中“隐藏—绽放—爆发”的演技过程,显然发挥空间更足。不过,他透露还是有不少评审——包括他自己都更倾向舒淇,觉得她“哪怕是走路的样子都有戏”。

  小内幕:最佳女主角奖项出现激烈讨论,在前一天的“假投票”中,5个影后候选人中没有一个得票过半。陈国富透露,在正式投票的那天,最激烈的讨论集中在三位候选人之间——张艾嘉、舒淇和林嘉欣。其实对于舒淇拿不到奖,侯孝贤早就料到了,在前一天的金马候选人酒会上他就说:“演我的片子,舒淇很难拿,因为评委都喜欢外放型的表演。”

  今年的影帝候选人中,《烈日灼心》的邓超和《踏血寻梅》的郭富城,《醉·生梦死》的李鸿其和《德兰》的董子健,分别作为“资深队”和“新人队”的代表被看好,唯独没多少人觉得“转型”当演员、《老炮儿》里的冯小刚会拿奖,尤其是在冯小刚将缺席当晚颁奖礼的消息早早传出后。但是,最终结果还是爆了冷。

  陈国富爆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料:早在前一天的“假投票”中,冯小刚就以“一边倒”的优势压过其他候选人。因此第二天的讨论过程很简短,而少量的争议点主要集中在:到底应该奖励 “老炮儿”式的成熟演出,还是鼓励新人在作品中展现出来的那种爆发力和可能性。这种较量在最佳男配角的评选中也出现过,陈国富自己偏爱《解救吾先生》中的实力派演员王千源,但最终的赢家是《踏血寻梅》里第一次演电影的白只。

  小内幕:在评审团的讨论中,冯小刚的最大对手是李鸿其和董子健两位新人。李鸿其今年25岁,而董子健则才22岁。

  冯小刚没参加金马奖,因为他在北京忙着自己电影的事儿。颁奖当天的下午,他在北京宣传自己担任监制的《坏蛋必须死》,而晚上则在工体参加“老炮儿”演唱会,为这部电影造势,还唱了张艾嘉的代表作。

  在金马颁奖礼上,导演管虎上台帮冯小刚领奖,还念了自己临行前逼冯小刚提前写的得奖感言:“说句得了便宜卖乖的话,我应该拿最佳新人奖的。直接给我最佳男主角,往后就没有进步空间了,今晚我在《老炮儿》的演唱会上将登台演唱李宗盛大哥写给张艾嘉大姐的歌,这也是个缘分。今天没有出席颁奖礼也是个遗憾。感谢导演的信任,感谢我的太太徐帆和我的两个女儿,他们让我体会到了爱的意义和男人的担当。我之前得过一座金马奖,二马冯,两匹马。”

  到后台采访的时候,管虎又给冯小刚打了电话,让他在电话里现场感谢下金马奖。冯小刚开玩笑说:“我觉得我要对所有的专业演员说一声‘得罪’,下次不演了,不抢大家饭碗。”

  管虎说,冯小刚是他拍《老炮儿》的男主角第一人选。虽然金马评审觉得冯小刚在这部戏里展现超高的演技,但管虎却觉得冯小刚的表现跟表演没多大关系:“老炮儿这个角色基本不可能去塑造,他必须得是那一个人。这就是我找冯小刚的原因,而他的表现对于我说就是一个惊喜。”他还透露,他曾经也担心两人在片场有分歧,因为冯小刚毕竟也是个资深大导演。但冯小刚跟他说了一句话:“就算我是个很好的篮球教练,但现在我是去足球场踢球,只能好好踢球。”

  管虎说,冯小刚当演员,配合度真的胜过很多专业演员,而这次冯小刚拿奖,管虎也松了一口气:“冯小刚这次说不定就是‘绝唱’了,因为将来都不一定还会做演员,我很希望能给他一个交代。”

  冯小刚缺席还拿下金马影帝,被认为是金马奖大度宽容的一大证据。很多人忘了,2010年第47届金马奖的时候,冯小刚还把金马奖给狠狠得罪了。当时徐帆凭《唐山大地震》,跟《月满轩尼诗》的汤唯和《观音山》的张艾嘉等共同角逐影后。没想到,呼声最高的徐帆没得,拿奖的却是在一部大多数人闻所未闻的《玩酷青春》中担纲主演的吕丽萍。当时全程陪同太太去金马的冯小刚,把徐帆的落败原因归结为有人妒忌《唐山大地震》这样的高票房电影。他在微博上说:“料定他们会有这手。《唐山大地震》大卖就已铸成今天的结果,卖了6.6亿(元)还把奖给你?恨你还来不及呢。这是生态平衡。徐帆是路线斗争牺牲品。”

  金马奖的包容不光体现在对冯小刚“以德报怨”,还体现在它竟然把奖颁给了一个正在服刑的犯人!此人叫张作骥,是台湾的知名导演,他执导的《醉·生梦死》这次入围了金马奖的10项提名,热门程度仅次于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最终,这部影片让台湾女演员吕雪凤拿下了最佳女配角,第一次演电影的李鸿其拿下了最佳新演员,而因为坐牢而无法出席金马的张作骥自己,也拿下了一个最佳剪辑。

  2013年5月,52岁的张作骥被控性侵酒醉女编剧,2015年4月,他被判刑3年10个月,正式入狱。前晚金马奖颁奖礼举行时,这位导演还在吃牢饭。上台领奖时,李鸿其流着泪说:“我很想帮导演说点什么,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2004年林志玲在金马奖“调戏”梁朝伟和刘德华,“爱的抱抱”至今仍然是金马奖的经典梗。这一次,志玲姐姐时隔11年再回金马当司仪,升级版果然够拼。

  林志玲以一身学生制服亮相,模仿的是《我的少女时代》里的林真心。大屏幕出现了片中言承旭的模样,而他也正是志玲姐姐之前最出名的绯闻男友。面对全场的善意笑声,林志玲亮出娃娃音,对大屏幕中的旧情人嗲声道:“好久不见了……”

  到了颁奖中段,林志玲又以短发西装的帅气造型领舞《华丽上班族》的陈奕迅唱段。恢复“女儿身”之后,她又不顾淑女打扮当场抱起了比自己矮了一头多的黄子佼,令黄子佼当场大叫:“何必呢?”不少网友感慨:志玲姐姐虽然不再年轻,但是真的比当年还要拼。

  《那些年,我们曾经追过的女孩》的两位金牌搭档柯震东和九把刀,这次得到了金马奖的善意关照,两人共同上台颁奖。为何说他们是“悲情二人组”?因为九把刀劈腿,柯震东吸毒,两人活生生糟蹋了自己的大好前途。这天九把刀以爆炸头亮相,他对柯震东说:“哪天你复出的时候,我再剪掉。”他还打趣说:“你有没有想过把你的特殊人生经历拍成电影,让大家猜不到结局?”柯震东自嘲一笑:“好啊,试试看,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戏可以拍。”

  舒淇的颁奖伙伴是李安。李安问她:“你心目中最好的导演是谁?”舒淇撒娇似地看了他一样:“这个人我曾经有机会合作,但是却错过了。”李安听了一直笑。这是什么梗?话说当年李安拍《色,戒》的时候,曾经有不少女星都是候选人,其中便包括舒淇。但据说因为舒淇不愿意作暴露表演,最后女主角花落新人汤唯。另外,新科金马影后林嘉欣在庆功酒会上也提到自己曾经错过一位很想合作的大导演,导致她一度非常失落——据说她错过的戏同样也是《色,戒》。

  今年的评审团主席陈国富说,金马奖的评选其实不仅仅是输赢,而在于各种价值观之间的博弈,“这不是95分和96分之间的差别,而是你要选择香蕉还是苹果”。而从金马奖的颁奖结果看,如果金马奖选择了香蕉,那么这个香蕉就是电影人对独立创作的坚持。

  今年的金马奖有个现象:导演们纷纷拿下了跟本职工作无关的奖项。除了冯小刚拿下影帝,还有贾樟柯凭《山河故人》拿下了最佳原著剧本,万玛才旦凭《塔洛》拿下最佳改编剧本,张作骥凭《醉·生梦死》拿下最佳剪辑,徐皓峰凭《师父》拿下最佳动作设计……他们本来是导演,但同时兼顾了其他工种的创作,这无疑是“作者电影”的特征。

  “作者电影”除了风格偏艺术,主题更具人文关怀之外,还有一个特征就是穷。比如来自香港的《踏血寻梅》,虽然最终请来郭富城这样的天王主演,但也曾四年找不到投资。来自台湾的《醉·生梦死》因为太穷,连摄影师中风了都被拉到片场继续工作;因为没钱请替身,拿下最佳女配角的吕雪凤在扮演死尸时,让满满三大桶蛆爬上了自己的身体。连侯孝贤这样的有国际影响力大导演都说,很开心《刺客聂隐娘》获奖,因为如果既没票房又没奖,“以后谁给我投资呢?”

  “每一年我们都想做点新的东西,但要做好一件事真的不一定只靠钱。”金马奖主席张艾嘉在颁奖前夜谈到这个奖的未来方向时说,“我们有我们的坚持和我们的精神,我一直相信金马奖相比别的奖有种不一样的温暖。”这种“温暖”,体现在金马对于那些坚持艺术创作的电影工作者的奖励,但反过来说,这对商业片来说也显得有点残酷。(记者 李丽)


天博

 

版权所有 © 天博